进入年底,造车新势力频频在抢头条,先是小鹏汽车G3正式上市交付,后有蔚来发布第二款量产SUV ES6,同样具有互联网背景的理想智造,却即将完成前两者都没有做到的事——取得新能源车生产的独立资质。

力帆股份12月17日晚发布公告,拟作价人民币 6.5亿元,将持有的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后者正是造车新势力车和家,自此,理想智造的母公司车和家,成为继威马、拜腾等造车新势力后,又一通过收购取得造车资质的新能源车企。

然而,就在这个月,工信部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中,明确鼓励造车汽车进行代工生产,但车和家转头就豪掷6.5亿元拿下资质,也不禁让人质疑其必要性。

车和家与力帆绯闻终成真

在发布公告后,力帆股份18日早上还召开了媒体说明会,进一步解释了这次出售,力帆股份表示,此次出售力帆汽车有限100%股权,主要为出售生产资质,而土地、资产等还是归上市公司所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收购并不是指力帆旗下的乘用车业务被车和家完全接手,实际上力帆旗下的两家全资子公司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和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都有生产资质,相当于此次力帆此次是把一个空闲的“壳”出售给车和家,不影响公司本身的乘用车生产。力帆还透露,公司还将将积极发展汽车产业,实施新能源战略,推进力帆汽车在电动化、智能化、互联化等方面的转型升级。

当然,力帆还表示,接下来会与车和家进行进一步深入合作,合作主要有六个方面:增程式纯电动动力模块控制技术的研发成果共享,车载人机交互系统的研发成果共享,针对B端共享和网约车领域定制车型的研发成果共享,基于车联网应用的数据分析、应用场景的探讨和数据共享,车辆后市场服务模式的共同探讨和共享,以及力帆股份有权出资且车和家同意接受力帆股份出资参与车和家最近一轮轮融资等。

对于理想智造收购资金来源、后续如何利用力帆产能等问题,南都记者也采访了理想智造方面,不过对方表示一切消息以力帆公告为准,理想智造方面暂无更多消息发布。

掷钱拿资质不罕见但车和家却“最非主流”

通过豪掷资金获得生产资质,车和家并非首例。早在2017年2月,曙光股份就曾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大连黄海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的全资控股公司,交易总价为11.8亿元,威马也因此较早“曲线”取得SUV的生产资质,同年7月,威马还控股了中顺汽车,后者也是一家拥有生产资质的企业。

今年通过花钱买资质的还有拜腾,今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后者实则就是拜腾的母公司。由于一汽华利还有8亿元债务以及部分欠薪,实际上拜腾是耗资了8.54亿元才取得了生产资质。

不难看出,斥资数亿元乃至上十亿元购得资质,是业内的“行价”,但从取得资质的过程来看,车和家与其他造车新势力有着极大的出入。

首先,2017年威马取得资质期间,国家正在严厉收紧新能源车企生产资质的发放,为了保障产品上市进度,威马先采取了“兜底”的方案,另一方面自己也在进行资质申请。结合威马的融资进度以及当时不确定的政策,威马求“自保”,也无可厚非。

至于拜腾,则是在接受了一汽的战略投资后,又从一汽子公司取得资质,换句话说,一汽通过简单的“左手倒右手”,就让拜腾取得资质,也是顺理成章。而且一汽的背景、供应链实力更是力帆远不能及。虽然,力帆公告显示将参与车和家的融资,但融资额度目前仍是未知数。

因此,车和家此次却斥巨资从颓势尽现的力帆汽车中购得资质,多少令人费解。

结合车和家公布的57亿元融资额度来看,这6.5亿元已经占比超过11%。近年来,为了发展新能源车业务,力帆曾多次对外募资,但进展却并不顺利,今年5月,力帆股份再发公告,募资不超过24.8亿元发力新能源电站、新能源SUV车型以及电芯等业务,但从公开信息来看,目前募资仍无实质性进展,力帆还曾因 “骗补”事件蒙上阴影,在国内自主品牌高速发展的最近几年,力帆逐渐被边缘化。按照官方公告,今年前十一个月,力帆汽车共卖出8.8万辆传统乘用车,同比减少11.62%,新能源车销量8472台,同比增加77.46%,成为为数不多的亮点。但上述数据的统计口径是力帆在全球的销量,只计算国内,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十个月,力帆的销量只有可怜的2.6万辆。

(理想智造ONE)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作为主打高端车型的理想智造,目前力帆除了厂房之外,似乎并没有多少核心技术可以让车和家拿来直接使用,但车和家创始人李想一直主张自行取得资质,因此早早就确认使用力帆位于常州的厂房进行生产的车和家,与力帆有进一步合作也并不奇怪,而且通过全资控股,车和家也保证了自己的独立性和利润。

豪掷数亿获取资质有无必要

车和家的做法之所以引来业内议论纷纷,也与新近的政策有关。工信部日前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鼓励车企代工生产。《办法》第二十八条明确表示,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工信部还表示,工业和信息化部表示,互联网技术、信息通信技术与传统汽车制造技术深度融合,催生了代工生产、授权制造等新生产方式,对现有管理制度带来了挑战,制定《办法》适应了新形势发展,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

对于代工生产,蔚来创始人李斌一直坚持认为这是企业分工自然的选择,“每一家新的创业公司,花那么多的钱建厂,做自己不一定最应该花精力的事情,我觉得事实上不一定是对的。”针对《办法》,李斌在12月16日接受包括南都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说道,“我们还是专注在研发、用户服务,在制造方面,我们是专注在供应链管理、质量的控制、公益的创新,至于其他,我们和现有的制造企业合作。”李斌还表示,事实已经证明了这条路可以走得通,“大家看到汽车销量在下滑,还得建新厂,本来产能就已经过剩了,这不合理。”虽然蔚来也谋划在上海嘉定建厂,但目前该工厂尚未建设,但蔚来和李斌对于代工模式,没有丝毫排斥。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告诉记者,造车过程中面临着取舍的问题,做自己最擅长的是更为重要,“长远来看,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资质,但最开始来看,尽量做减法来保证自己的优势和核心。没有一个方式一定对,条条大道通罗马。”目前小鹏通过郑州海马的智能工厂生产,而自建的肇庆工厂则在建设中。

不过,已经通过自建工厂生产的,也有威马和拜腾,前者已经投产,后者在南京的工厂已经进行试制车生产。

不久前,车和家发布了首款量产SUV理想智造ONE,采取增程式电驱系统,号称拥有1000公里的续航里程。按照计划,新车将于明年第四季度进行交付。此前,即便是选择了代工模式的蔚来和小鹏汽车,在交付进展上都不尽如外界想的那般快,距离交付还有一年的车和家,目前的不明朗因素还有许多。

采写:南都记者 钟键挺

作者:钟键挺

  • 代工通
  • 代工信息厂家
  • 代工休闲西裤厂家
  • 代工生产合同
  • 代工休闲西裤
  • 代工石蜡造粒
  • 代工中型货架
  • 代工休闲西裤加盟
  • 代工牛仔工厂
  • 代工货架